寒桥

枭羽only 三次忙产粮随缘

和迪卢克搏斗了好久最后还是扣了一个贴上去。脑内是凯亚出外勤回来推开骑士团的大门然后——

p2原图

Les Bien Qui Fait Mal

ooc预警,有羞辱和体罚内容   迪卢克态度恶劣警告


重发一遍

wid  69③9③27

论不写文的日子里我都在干什么

可以抱走,p4是无字版。如果有好的填字拜托在评论区告诉我!想不出骚话jpg

(还有两张奇怪小企鹅不能发()

不会画画dbq(轻喷)

【枭羽/霜雪黎明24h9:30】复燃

霜雪将至,黎明守望1130凯亚生贺活动第20棒

上一棒 @安也 

下一棒 @☆FREACATE☆ 


#私设被卖掉的旧宅是一家人住的房子,晨曦酒庄一直都在(点头

#凯亚中心

 

  “很荣幸为您服务,玛格丽特小姐……这是我应该做的。”凯亚拒绝了玛格丽特请他去猫尾酒馆喝一杯的邀请,灰蓝的眼睛扑闪扑闪,无端让人读出点笑意“我还在执勤呢,工作时间喝酒可是会被处分的。”

    玛格丽特掩着嘴笑了笑,“你现在怎么这么守规矩了,我还当你是先前那个小家伙呢~”

    凯亚也笑起来,摊开手道,“没办法,人总是要长大的嘛。更何况,就算你本人不乐意也会被推着往前走的……琴可不像法尔伽团长那么禁闹腾,我要是再像先前那样不规矩她可要头疼好一阵了。”玛格丽特的笑容淡了些,不知是想起了什么,轻轻叹了口气,“也是……唉。”她摇了摇头,抱着头抱着刚从风车上找到的猫咪缓步离去。

  凯亚挂着那副标准的微笑目送她离开,确认玛格丽特走远了之后才轻轻松了口气,硬堆起的笑像偶遇艳阳的雪人一样消融了,鼎沸的人声一下就又回到他耳畔。凯亚拍了拍因为用力过猛而有些发僵的脸,随手在身后贴了众多小传单的墙上揪了一张传单,饶兴味地读起来,好像他正在看的不是一张酒馆的促销传单,而是记载着各路大小新闻的蒙徳日报,“嗯……天使的馈赠今晚全场酒水半价……可惜,可惜,要是现在是午后之死的供应期该多好啊。”他用力揉了揉传单,满不在意地把被汗浸湿的纸团丢到路边的垃圾桶里,重新架起了那副招牌的笑脸。

街边的小餐馆热情地把新鲜餐食的香气抛到街上,仅仅过路就能被这股洋溢着快乐的气味扑个满怀。花果肆意弥散着它们的香气,酒馆里醇酒的芬芳气味也从橡木板的缝隙间钻出来,把具象的幸福一股脑塞进凯亚的发间,把它缀得比饰满了珠宝黄金还要沉重。西风骑士团新上任的骑兵队长在这座风与牧歌之城平凡的一天里踱着步,笑面的系带被孩子般四处腾闹的欢声笑语扯松了,他只好匆匆低下头去,装作被太阳晃了眼。所幸诗酒醉人,并没有人注意到方这幕能算得上狼狈的小小插曲。

    巨大的风车在风的推动下缓缓转动,投下一个漩涡般不断旋转的阴影,直惹得人眼晕。凯亚慢慢地在街上晃着,右肩垫着的雪白的绒毛披肩地蹭着他的颈子,把他衬得像只花哨的孔雀。而在烈日下仍不肯放弃漂亮羽毛垫肩的代价也是显而易见得惨烈。凯亚被晒得头昏脑胀,秋老虎厉害得很,躲进房屋的阴影下之后凯亚登时觉得精神一振,精致的眉眼都舒展开来。更妙的是这还是一条死胡同,他大可以放心地避开忙碌的人群在这里好好小憩一番。

   骑士团的战友们现在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吧,他打了个哈欠,这种想法令他感到一点卑劣的愉悦,像是小时候背着大人藏起的一小块糖,甜里藏着并不致死的涩口。他哼着不成调子的小曲,拍拍箱子上的灰,舒舒服服地躺了上去。躺下后他仍嫌热,随手从空气里凝了几枚小冰晶丢到角落降温。剔透的晶体落进尘土里,无声融化成诡奇狰狞的形状,缓缓把预支的热度取回。  

  他叹了口气,忽然觉得很累。他知道玛格丽特在惋惜什么,蒙德城曾经最闪耀的双子星,哈,没有一个曾见过的人能忘记它们的光亮,即使一手促成眼下这个结局的凯亚也不得不承认那段时光美得醉人。那时的迪卢克在他眼里是个比可莉更像太阳的家伙,他的理想灼烫而遥不可及,而迪卢克只是笑着往他的乌托邦走去,昼夜不止。而他,迪卢克亲爱的义弟兼庶务长,他负责帮迪卢克理清来自暗处与现实的一切阻碍,好像这样他就也参与到那份瑰丽而壮美的征程中去了。这让他想起苦涩的蒲公英酒掺上微甜的起泡白葡萄酒勾兑出的鸡尾酒,在混合间透出奇异的美丽。热情开朗的骑兵队长和他寡言而可靠的助手,他们之间仿佛二位一体的默契无疑是吟游诗人最钟情的素材。

    蒙德的蒲公英过了花期,洁白的羽种飘飞得满城都是,结了伴纷纷扬扬从空中落下来。秋日的风仍算得上和煦,凯亚懒懒地半睁着眼,眼见的一枚带着伞状绒毛的种子要落在他的眼睫上。凯亚心中不由暗自发笑,你这家伙落到什么地方去不好呢,偏要落到这片无春的焦土上来。他努了努嘴,把那朵蒲公英吹到别处去了。

凯亚闭上眼,尽力地舒展了一下四肢,全身的骨节都发出噼啪的声音。他不由想起先前的一些事情——在一切发生之前,在他们还是兄弟的时候——他15岁的生日惊喜,一大把只能被风元素力吹散的蒲公英,以及一只崭新的捕风瓶。凯亚不知道当时还是骑兵队长的迪卢克是怎么从繁忙的事务中挤出时间完成这个惊喜的,只知道漫天发散着青色微光的蒲公英美得像童话里描述的蒲公英海。这个惊喜对当时的凯亚而言有些沉重得过分,于是自他懂事以来第一次的当众失态便草率交代了。他伏在义兄蓬松的红发间,起初还只是小声呜咽,到后来就变成了难以抑制的放声大哭。

  迪卢克一向不擅长应付眼泪,无论是美丽的小姐还是他不让人省心的义弟都是如此,于是自己也尚慌乱着的少年只好抱着当时身形还并不高挑的小凯亚安慰起来。那天他和迪卢克抱了很久,直到琴都有点受不了他们哥俩,嘀咕芭芭拉都没凯亚喜欢撒娇两人才有点赧然地分开。迪卢克的眼瞳是红宝石般的清澈见底,,一双澄明的眼专注地盯着他,长而微卷的睫毛扑闪扑闪,小迪卢克尚不知收敛为何物,硬是把周遭的空气都看得芳甜粘腻了起来。凯亚狼狈地错开眼,胸里几乎无法克制地喷薄出一点细腻的思绪。他颤抖着把汗湿的手盖在迪卢克眼上,“……别这样看我,迪卢克。”他的语调里杂着点含混的苦涩,好在他刚刚大哭过一场,旁人只当他还没缓过劲,在一旁鼓掌起哄,说什么冷淡如凯亚都被这招拿下了,迪卢克之后拿这手去追姑娘肯定是一追一个准。凯亚于是也跟着笑,只是眼神有些晦暗。

  阳光把天穹洗得通透,即使只从屋檐挨着屋檐的小巷里也可见一斑。凯亚出神地望着罅隙里的碧空,手指什么时候松了力都不自知。灿金的硬币从他手中滚落,撞在覆着厚厚青苔的墙上。摩拉翻倒的声音格外清脆,像是早春的风拂过风铃,叮当地响成一片。

  从云朵间流淌下来的阳光描摹着他的面庞和一点裸露出来的胸膛,把它们熨得热烫,没被阳光晒到的地方则变得阴冷,像是墙根里爬出来的苔藓。凯亚觉得呼吸有点困难,他的身体被看不见的亡灵攫住,正在缓缓地沉到不见底的深渊里去。他想大声呼救,但是他知道此时此处并没有人能拉他一把。这类午后向来安静,热浪曛得此间生灵没精打采,空气里只隐约传来睡熟了的狗被过路人的脚步惊醒的轻吠和几点鸟鸣。热风慢悠悠地腾挪着,偶尔暖一暖凯亚垂在泥苔间的腿脚。

   他安静地躺着,像一架生了锈的旧机器,蔓草在他的裂隙里疯长,而破碎的蜘蛛网在他的关节与关节之间连结,刺痛混着反胃昏昏沉沉地往他的机械核心上一糊,叫他陷入长久难言的瘫痪。他躺在这,像从繁杂的规则里脱出,成为了框架束缚之外外的一片沃土,肆意滋生苦痛——有他自己的,也有他人的。他不止一次幻想过自己的生命在那个雨夜结束,暴怒的迪卢克直接杀死了他尚未获得神明注视的弟弟,炽烈的火焰把令人作呕的污泥一般的谎言和背叛烧尽了。纷乱复杂的苦痛攫住这个可怜人的头脑,潮水一样淹过他的口鼻。

   困乏来得突如其来而理所应当。黑甜的梦温柔地拥着精疲力尽的青年,像是冬日里,他未曾谋面的母亲抱着他坐在火炉旁,轻轻地哼着催人入睡的小调。等凯亚意识到不对时天已经黑透,身上盖着的被子蓬松轻软,散发着熟悉的洗涤剂的芬芳。他下意识松弛了肌肉,而后猛地睁开眼来。

  房间里暗沉沉的 ,小灯草独特的芬芳细巡过他的领地,温顺地沉在夜气里。凯亚愣愣地坐着,伸手碰了碰床头柜上的花束。蓝色的花朵铃铃地响动一下,落出点发着荧光的花粉来。明亮的花粉离开花朵后就开始渐渐熄灭,只在凯亚手背上留下一点似幻觉的灼烫。

   这是他在晨曦酒庄的房间……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即使他打盹被骑士团的人找到也应该躺在他的宿舍里才是……不,不对,如果是骑士团的人,他早该在自己被触碰的时候就醒来里才是。但是,如果不是骑士团的人又会是谁呢?

他梦寐一般地下床来,看见书桌上整齐地堆着一堆信件,他不受控制地走了过去,月光从窗口溜进来,也凑在凯亚身边来看。他捏起最上面的信封,翻到背面。

       ……

寄件人:迪卢克·莱艮芬德 至冬国家邮政  

收件人:凯亚·莱艮芬德  晨曦酒庄

  凯亚整个人都僵住,他深深呼吸了一下。迪卢克居然给他寄了信。这比这封信居然越过重洋来到此处更令他震惊。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可以再对他们的关系……抱有一丝幻想呢。凯亚按下涌上喉头的哽咽,把其他的信封也翻过来看。

      

 

 ……

……

寄件人:迪卢克·莱艮芬德 纳塔邮局

       收件人:凯亚·莱艮芬德   晨曦酒庄

……

……

 

迪卢克·莱艮芬德  枫丹速递

凯亚·莱艮芬德  晨曦酒庄

……

……

枫丹速递

……

……

鸣神邮便局

……

……

千岩驿站

……

  这是他渴望却不敢触碰的三年,是那些不眠的夜晚里,闪烁的火系神之眼背后的真相。

    这些脆弱的信件长途跋涉,幸运地在诸天神灵的护佑下回到了起点,而收信的人却在很久之前就已经离开了这间房屋。好在它们好好地都被收起来放在了这里,现在可供他随时翻阅。

    凯亚垮了脊背,感觉有一些沉重的东西从他的肩上被拿走了,他突然觉得很轻松,整个人晃晃悠悠的要飞起来一样,醉酒一般的轻盈。

    咚咚咚。

    门外有人。

    野火燎原,冰消雪融。


阿凯生日快乐!

墨鹄:

进行一个发的转!

🔥❄结婚教堂:

霜雪将至,黎明守望

 ——1130凯亚生日枭羽活动


生若寒冰,但依烈阳,

星光入眸,守望晨曦。

烈焰苦寒,相依祸福,

命运交织,霜雪心融。


说明:本次活动将在11.30当天举行,从早上零点开始至晚上十二点,共24h,至少48位参与妈咪,每半个小时至少有一位妈咪发出生贺活动产粮,在活动结束后本号将进行活动总结,归纳所有参与选手和所产的粮。感谢各位妈咪的参与,也感谢各位对于本次活动的支持。


时间表:

00:00     @DKH__ 


00:30     @云青崖Cathy 

赤魔王与雪中君

迪卢克看着游到自己面前的凯亚——显然他俩都成了提瓦特的常见鱼类,或许凯亚是不太常见的那个,雪中君这类鸠棘鱼比他如今这副赤魔王的模样还要稀有。

于是,化身成鱼的迪卢克·赤魔王·莱艮芬德老爷一个气闷,狠狠地用尾巴抽了一下自己义弟的脑门。对方疼不疼他不晓得,他自己这条尾巴倒是有点疼。


01:00     @芜鲤 


01:30     @dian-cbyXD 

一名跟踪狂的自述

凯亚虽然在挣扎,但眼睛笑得都看不见了。他敲迪卢克的肩膀,猫在下面扒拉迪卢克的腿。

像一家三口。


02:00     @一花逝一 

如我西沉

“哪怕耳边都是流言蜚语,心也会指引人们去寻找他们所想所念——迪卢克,如果你还没有听见过自己的心,就要去听见它;如果你听见了自己的心,就不要忽视它。”

“你听见过吗?”


02:30     @和一 


03:00     @苍 


03:30     @han娜 

小孔雀漫游奇境记

葡萄藤下的两个少年已然在幻境中温暖的阳光下沉沉睡去,斑驳的阳光从藤叶间落下,落到稚嫩的脸庞,落到他们牵在一起的手上。


04:00     @谢子手卷 


04:30     @歪斯道格 

while !(d in k) do...

迪卢克把纸叠起来放进口袋,看向了小蛋糕,“我不知道你这几年来是怎么过生日的,但或许是因为你吃不到好的蛋糕,潜意识中希望这一天不断重复直到你满足为止。”

凯亚一听笑出声,“那我能吃到你破产。”


05:00     @冰桃婴儿裤 

晨曦依旧

“关心……可我对他并不只有关心。”迪卢克心底的欲望在他听见凯亚失忆的一瞬间作祟,在他看见凯亚脸上毫无防备的表情时迸发……或许可以,他们可以重新开始,就像以前一样。


05:30     @语乱言胡 

the best birthday present

凯亚十六岁的生日夜横下心第一次钻迪卢克被窝的时候他就想好了,这是他为自己挑的生日礼物,一份最棒的生日礼物——一个完全属于他的迪卢克。迪卢克是大家的骑兵队长,是酒庄不苟言笑的老板,是守卫蒙德的暗夜英雄。而在今夜,每一年的今夜,迪卢克只是凯亚的迪卢克,他只属于凯亚,整个人从内到外完完全全属于凯亚。过往的每一年都是,以后的每一年也是。


06:00     @和蔼可亲地买一包肺 

你留下的世界

漫天的星光都开始消散,乌云盖住了遥远的宇宙中亿万星体,月亮并未因此出现。


06:30     @焚风 

回流

这串数字的含义他再清楚不过,现在又再一次出现在他眼前,清晰又有些模糊,低调的时时刻刻告诉着他时间的存在。

这是他的第一千九百七十一次尝试?还是他的第一千九百七十一次苟且度日?

这是他快到日子买醉也忘不掉逃不开的现实,这是他的第一千九百七十一次人生。

或许这样形容更好:这是迪卢克死后,自己的时间再没有向前的第一千九百七十一年。


07:00     @青盐 


07:30     @水木子 

迪卢克老爷的猫回来了

他曾在猫尾酒馆接住一只在睡梦里滚下窗台的小奶猫,对方迷迷瞪瞪地睁眼看他的样子至今还印刻在他的记忆中——粉嫩的鼻尖和抖动的胡须,湿润的眼睛像是望进了夜晚的星落湖。

……里面还漂浮着一叶未醒的梦吗?


08:00     @百穗山山 

夜色格尔达

终有一日冰做的晶莹碎块,将随着眼泪满溢而出,被包容一切的爱融化。

到那时淬上悲哀的骸骨中,也会开出小而繁盛的花朵吧?


08:30     @万山无阻 


09:00     @安也 

余烬的火焰会梦见北极光吗?

“这些年…你过的好么……”

“还不赖,至少算是活下来了。”

“为什么这么多年不来找我……”

“啊哈……”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凯亚•亚尔伯里奇!我他妈真的以为你死了!”


09:30     @寒桥 

复燃

“很荣幸为您服务,玛格丽特小姐……这是我应该做的。”凯亚笑着拒绝了玛格丽特请他去猫尾酒馆喝一杯的邀请,“我还在执勤呢,工作时间喝酒会被处分的。”


10:00     @☆FREACATE☆ 


10:30      @何年花成海、 

幽灵

冒险家们躲在屋里整整一晚,天亮时这种景象随着太阳的升起迅速消失,他们魂不守舍的冲出了屋子,却被满地的枯骨吓的跌坐在了地上,枯黄的骨骼交错的叠在一起,宛如万千亡灵从坟墓中爬出,在夜晚歌舞平生,在白天化为原形。


11:00     @汀雪 

网缚——捕食

蓝黑花纹的蝴蝶趴在蜘蛛网上抽搐,使得整张蛛网都在抖动,漂亮的蝶翅被紧紧抱住,喷上了更多的乳白色蛛丝。


11:30    缶竹


12:00     @我真的是凯厨 


12:30     @Au 

路过人间

吸血鬼从来不是什么粗暴的猎食者。一名合格的吸血鬼,进餐前的第一步是诱惑猎物——虽然这个本领已经几百年没能派上用场,但身为贵族的迪卢克干起这事来依旧熟练。对成功的吸血鬼来说,所有的猎物都是自愿并荣幸的——这句话并非只是妄言。


13:00     @但凡有树脂我也不会画画! 


13:30     @Twinkle BEAR_ 

烟火中央

光点渐渐飘向视线深处,耳畔嘈杂的喧嚣声一点一点重新变得清晰。梦撕裂了现实,消散的光点在漆黑的夜空中倏然绽放,伴随着烟火爆炸的巨响,无数光亮升起、相聚、散开、熄灭,明艳的色彩肆意映照在波光粼粼的密歇根湖上。昙花一现的耀眼转瞬即逝,凡事终会枯萎,但也总能再次盛开。


14:00     @冥古白垩 

激流

他自然不知道凯亚心里的海浪如何翻涌。蔓延。淹没每一寸荒诞的土地。

不要离开我。他说了两遍,像做了噩梦。


14:30     @祁岚 

小灯草的正确用法

幸好迪卢克及时稳住了身形,没有失风度地撞在爱德琳身上。正想回身拉一把凯亚,没想到凯亚也吓了一跳,没来得及打住脚,撞进了迪卢克身前抱着的一大片湿漉漉的小灯草里,白色的衬衫上顿时湿了一片,紧紧贴在蜜色的胸前。


15:00     @墨鹄 

荒原

可那道人影很快意识到了他的到来——在这巷子里任何的脚步声都会变得明显,转过了身……后面的音节全都被凯亚咽了回去。

十六岁模样的迪卢克仍然穿着骑士团的队服,黑色的长外套上还有象征骑士的队徽。


15:30     @烤兔奶咖 


16:00     @橘外葡萄馅 


16:30     @气人偶像汤姆猫 


17:00     @缘起罗生 


17:30    @不打烊的酒馆是好样的 


18:00     @RUABI 


18:30     @kyo 


19:00     @甜糖 

如果我是神明你还爱我吗

凯亚不喜欢去他的神殿,也不喜他随意出现在天神院。他想见凯亚一面都等到凯亚回到小屋。他有些郁闷,总觉得自己好像凯亚偷养着的见不得光的情人,只有到了周末的夜里才能来这里私会。


19:30     @湿岛效应 

听声不语

“但是你怎么会知道他一定能明白你的心意?”

迪卢克没有说话,正如凯亚也不留言语——只是一朵略带雪松气息的玫瑰,匆匆留在了晨曦酒庄的桌案上。


20:00     @龙幽 

坚守黑暗的执火者

当然曾经有人试过这个职位,不过那是暴力执法,把人都骂哭的那种,也只有凯亚还能嬉皮笑脸,心平气和地教训新兵蛋子们了。

但只有曾经暴力执法的那个人知道,当凯亚训练完新兵后都喜欢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疯狂吐槽。


20:30      @与 


21:00     @_淮隐 


21:30     @程寒 


22:00     @短歌吟 

不落的星河

“我们一定会得救的…”

年轻的小冒险家杰克冻得鼻头通红,瑟缩在毯子里、信誓旦旦地鼓励他身旁因为负伤暂时休整的西风骑士。

盖伊深深叹了一口气,裹紧了自己身上的毯子,他沉默不语,表情里写满了并不乐观的态度。


22:30     @你猜我更不更新 

重金悬赏离家幽灵

冷冰冰的幽灵先生重新站在阳光下给了他热烈的爱人一个拥抱,即使他不懂吸血鬼为什么会有体温,但是不妨碍他表达爱意。

而吸血鬼先生轻轻吻了他的嘴角,告诉他,“新生快乐。”


23:00     @白翎 

与浪之间

矜持和热烈是这份爱最好的写照。

摄影师与作家的眼中总能映入碧海蓝天,山河万里。他们奔放、他们生性自由,他们从未被任何事留住脚步。他们是创生之人,是艺术的缔造者,是美的发现者因此他们眼中不容凡尘,只容彼此。


23:30     @鹿 

Gooey

在呼吸如履薄冰的刹那,他意识到迪卢克未发一言,但他却一清二楚。二十几岁的迪卢克无声地告诉他,如果人是一本书,凯亚·亚尔伯里奇曾经唯一一次将自己亲手翻开,而完完整整地从内到外都读过他的人,就是迪卢克·莱艮芬德。



同时,我们还将有特别企划和彩蛋掉落:特别企划为 @久怀寇 的单独12篇产出,以下放出片段:

“喂,迪卢克。如果再过一分钟,你就会死……然后回到小时候,你会想做什么?”

世界上最后的两颗永不熄灭的神之眼吗……旅行者把它们捡了起来,看见了被压在下面的,用提瓦特的语言写下的文字。

“致千年后的你。”

每个人偶师的心中都有一个梦,它的名字叫做爱丽丝。

完美无瑕的爱丽丝。



最后,感谢各位妈咪的辛苦付出,也期待各位在活动当天给参加活动的妈咪们的各色评论。


宣图制作 @汀雪 

归纳统筹 @冥古白垩  @久怀寇  @—— 

一切最终解释权归 @🔥❄结婚教堂 所有

@枭羽崽崽生成器 

#崽崽的生成方式

主题:魔法



  漂亮恶魔勾■引正义人,作图潦草有

Je dors sur des roses

警告:有辱骂和踩踏情节   有凯亚引诱他人暗示


Wid.5四72一66

【枭羽】月亮圆了

#迟到的中秋贺文  一发完,全文1k8





   凯亚走在回骑士团的路上,突然有了一种隐秘的感觉,好像有什么奇妙的事情正在发生,于是他抬起头来。

  月亮圆了。

  这个想法很奇怪,月亮一直是圆的,只是他常常被影子掩住。也许吟游诗人会这样说,月亮是深色穹顶上的一个破损,一个偶然而美丽的漏洞,昏暗的钟罩之外惑人的辉光从这一斑泄露,四散着笼向大地。但是月亮就是月亮,他是不为人的想法所动的。

   凯亚伸出手来,月光在他手心里积了薄薄的一汪,然后顺着手掌的边缘滑落。他注视着手里的月光,摇了摇头,随手丢弃。

  清凌凌的月光碎了一地。草叶上,甜甜花紧闭着的花蕊里,松鼠毛茸茸的大尾巴尖尖,晶蝶脆弱的翅膀上,葡萄架的阴影间,溅得到处都是。

  迪卢克若有所觉,他推开房间的窗户,冷调的月光和暖黄的灯光杂糅在一起,晕染在一张张纸上,一种出乎意料的和谐。迪卢克叹了口气,把情报上一时疏忽写下的名字划掉。 

  今晚的月色很好,他不可控制地回想起了一些早该被丢进故纸堆的东西,比如旧宅温暖的火光,父亲拿着月饼刀的手,空气里香甜而快活的气息。

  还有一些更鲜活的东西,比如小凯亚的笑,比如沾在他嘴角的饼渣,在空气中挥舞的手。

  比如他砰砰跳动的心脏。

  他如今已经很难回忆起当时是什么心情。那个雨夜像是一道起跑线,他和凯亚都争着往未来跑去,没有终点,唯一能判别胜负的只有谁跑得更远,谁更不为过去所拖累,谁更绝情。

  只是,他表面上吵嚷着没用的东西留着做什么,却在任何人都看不见的地方,像一只迟缓的食草动物那样,从沉甸甸的胃袋里反刍出一些东西,反复咀嚼,从中获得在黑暗里行走的力量。

  他没有办法获得这场博弈的胜利,却又不愿意轻易地在凯亚面前承认自己的失败,每落一个子他都明白他被推得更远,却又无计可施。

  迪卢克揉揉太阳穴,有些懊恼。他是在夜里工作惯了的人,却从未有任何一个夜晚像今晚一样难挨。反复的回忆,被扰乱的心绪,任何一项都让他感到疲惫。他颈子上的绳被月光牵动,把他狠狠拽进过往,几乎要死在苦涩的记忆里。

  他不可控制地感受到孤独。

  凯亚把自己丢到床上,硬质的床板发出咚的一声。他今晚没喝酒,每年的今天天使的馈赠都不开张,号召蒙德城的居民们多陪陪家人。而且,靠着酒昏昏沉沉地混过了大半年,偶尔也需要有一个清醒的晚上吧。

  清醒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把问题搁置在一边也同样不是。问题是不会因为没有人去看顾他就自己消失的,就像月亮一样。

  他仰躺在床上,细细咀嚼,他像是一个馋甜的小孩,把糖罐子里的糖渣都扣出来尝。他是一个小小的窃贼,从莱艮芬德家和平的日子里偷走了和暖的天光。那些笑脸,那些温柔的抚摸,那些微笑着的容忍。有一些东西他在捧到手心里时就明白,这是不属于自己的,命运不会眷顾一个懦弱的欺骗者,一条背信弃义的丧家犬。如果命运眷顾他,他就不必在两种错误里面选择。不管怎么走都是死路。

  他有时候也会嫉妒,嫉妒迪卢克为什么生来就沐浴着阳光,为什么他不必像他一样战战兢兢地在宿命的指爪间辗转。但是这又没有什么好嫉妒的,有些人生来就是要拯救人的。凯亚总是在笨拙地模仿迪卢克。他的笑。他的乐观。他的坚定。他是一个糟糕的扮演者,就像月亮是太阳糟糕的扮演者一样。他就和月亮一样糟糕。

  月光漫过骑士团的硬板床,没过了凯亚的身体。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去关上那扇窗,他快被满含着夜气的月光冻僵了。

  可能还是舍不得吧,今天是一个节日。但其实一年里有好多个节日,今天只不过是其中之一。但是能够光明正大地想着他的义兄的节日只有廖廖不多的几个啊。他希望月亮走得慢点。

  凯亚咚地一下把掩在眼睛上的手臂摔在床上。孤独,孤独是生命的主旋律,每个人在世上都是孤独的。没什么好怕的。至少他曾经窥见过光阴温柔的模样,凭着这一点火光,他就足以走过长夜。

    云翳笼过来,把月亮遮住了一半。凯亚眯起眼,弓起手掌试图把残缺的一半补全。成人的手对月亮而言过于大了,显得有些滑稽。凯亚苦笑,把手收回来。

  这是幼时的游戏,两个小家伙挤在一起,拿手对着被云朵遮住的月亮拼出一个月亮,孩童的手小而轻软,恰好能兜住一轮明月。

  但是现在做不到了,无论是凯亚,还是迪卢克。生活总是处处提点,他们已经不似往日。

  迪卢克摸了摸落在案头的鹰,耳根还微微泛着红。有一瞬间他就像被蛊惑了,对着被云挡了的月亮伸出手去,想像小时候一样把它补齐。迪卢克抬起头来,注视着那轮残缺的皎月。

  他拥有什么样的魔力呢。他让海浪为之汹涌,让人为之癫狂。但是月亮终究只是月亮而已。令人意乱情迷的只是一些不再可触及的往事。

  但是过往动人心魄之处就在于即使时过境迁,温馨变成可笑,还是有人会忍不住去一遍遍重温。

  月亮圆了。